您的位置:   首页>>国学研究
一个最低限度的国学书目
点击数:445时间:2016-12-13 

一个最低限度的国学书目

序言

  这个书目是我答应清华学校胡君敦元等四个人拟的。他们都是将要往外国留学的少年。很想在短时期中得着国故学的常识。所以我拟这个书目的时候,并不为国学有根柢的人设想,只为普通青年人想得一点系统的国学知识的人设想。这是我要声明的第一点。

  这虽是一个节目,却也是一个法门。这个法门可以叫做“历史的国学研究法”,这四五年来,我不知收到多少青年朋友询问“治国学有何门径”的信。我起初也学着老前辈们的派头,劝人从“小学”入手,劝人先通音韵训诂。我近来忏悔了!那种话是为专家说的,不是为初学人说的;是学者装门面的话,不是教育家引人入胜的法子。音韵训诂之学自身还不曾整理出个头绪系统来,如何可作初学人的入手工夫?十几年的经验使我不能不承认音韵训诂之学只可以作“学者”的工具,而不是“初学”的门径。老实说来,国学在今日还没有门径可说;那些国学有成绩的人大都是下死工夫笨干出来的。死工夫固是重要,但究竟不是初学的门径。对初学人说法,须先引起他的真兴趣,他然后肯下死工夫。在这个没有门径的时候,我曾想出一个下手方法来:就是用历史的线索做我们的天然系统,用这个天然继续演进的顺序做我们治国学的历程。这个书目便是依着这个观念做的。这个书目的顺序便是下手的法门。这是我要声明的第二点。

  这个书目不单是为私人用的,还可以供一切中小学校图书馆及地方公共图书馆之用。所以每部书之下,如有最易得的版本,皆为注出。

(一)工具之部

  《书目举要》(周贞亮,李之鼎)南城宜秋馆本。这是书目的书目。

  《书目答问》(张之洞)刻本甚多,近上海朝记书庄有石印“增辑本”,最易得。

  《四库全书总目提要》附存目录 广东图书馆刻本,又点石斋石印本最方便。

  《汇刻书目》(顾修)顾氏原本已不适用,当用朱氏增订本,或上海北京书店翻印本,北京有益堂翻本最廉。

  《续汇刻书目》(罗振玉)双鱼堂刻本。

  《史姓韵编》(汪辉祖)刻本稍贵,石印本有两种。此为《二十四史》的人名索引,最不可少。

  《中国人名大辞典》 商务印书馆。

  《历代名人年谱》(吴荣光) 北京晋华书局新印本。

  《世界大事年表》(傅运森) 商务印书馆。

  《历代地理韵编》,《清代舆地韵编》(李兆洛)广东图书馆本,又坊刻《李氏五种》本。

  《历代纪元编》(六承如)《李氏五种》本。

  《经籍纂诂》 (阮元等)点石斋石印本可用。读古书者,于寻常典外,应备此书。

  《经传释词》(王引之)通行本。

  《佛学大辞典》(丁福保等译编) 上海医学书局

(二)思想史之部

  《中国哲学史大纲》上卷 (胡适)商务印书馆。

     二十二子:《老子》《庄子》《管子》《列子》《墨子》《荀子》《尸子》《孙子》《孔子集语》《晏子春秋》《吕氏春秋》《贾谊新书》《春秋繁露》《扬子法言》《文子缵义》《黄帝内经》《竹书纪年》《商君书》《韩非子》《淮南子》《文中子》《山海经》,浙江公立图书馆(即浙江书局)刻本。上海有铅印本亦尚可用。汇刻子书,以此部为最佳。

  四书(《论语》,《大学》,《中庸》,《孟子》)最好先看白文,或用朱熹集注本。

  《墨子间诂》(孙诒让)原刻本,商务印书馆影印本。

  《庄子集释》(郭庆藩)原刻本,石印本。

  《荀子集注》(王先谦)原刻本,石印本。

  《淮南鸿烈集解》(刘文典)商务印书馆出版。

  《春秋繁露义证》(苏舆)原刻本。

  《周礼》 通行本。

  《论衡》(王充)通津草堂本(商务印书馆影印);湖北崇文书局本。

  《抱朴子》(葛洪)《平津馆丛书》本最佳,亦有单行的;湖北崇文书局本。

  《四十二章经》 金陵刻经处本。以下略举佛教书。

  《佛遗教经》 同上。

  《异部宗轮论述记》(窥基)江西刻经处本。

  《大方广佛华严经》(东晋译本)金陵刻经处。

  《妙法莲华经》(鸠摩罗什译)同上。

  《船若纲要》(葛彗)《大般若经》太繁,看此书很够了。扬州藏经院本。

  《般若波罗密多心经》(玄奘译)

  《金刚般若波罗密经》(鸠摩罗什译,菩提流支译,真谛译)以上两书,流通本最多。

  《阿弥陀经》(鸠摩罗什译)此书译本与版本皆极多,金陵刻经处有《阿弥陀经要解》(智旭)最便。

  《大方广圆觉了义经》(即《圆觉经》)(佛陀多罗译)金陵刻经处白文本最好。

  《十二门论》(鸠摩罗什译)金陵刻经处本。

  《中论》(同上)扬州藏经院本。

  以上两种,为三论宗“三论”之二。

  《三论玄义》(隋吉藏撰)金陵刻经处本。

  《大乘起信论》(伪书)此虽是伪书,然影响甚大。版本甚多,金陵刻经处有沙门真界纂注本颇便用。

  《大乘起信论考证》(梁启超)此书介绍日本学者考订佛书真伪的方法,甚有益。商务印书馆将出版。

  《小止观》(一名《童蒙止观》,智觊撰)天台宗之书不易读,此书最便初学。金陵刻经处本。

  《相宗八要直解》(智旭直解)金陵刻经处本。

  《因明入正理论疏》(窥基直疏)金陵刻经处本。

  《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》(慧立撰)玄奘为中国佛教史上第一伟大人物,此传为中国传记文学之大名著。常州天宁寺本。

  《华严原人论》(宗密撰)有正书局有合解本,价最廉。

  《坛经》(法海录)流通本甚多。

  《古尊宿语录》 此为禅宗极重要之书,坊间现尚无单行刻本。

  《大藏经》缩刷本腾字四至六。

  《宏明集》(梁僧祐集)此书可考见佛教在晋宋齐梁士大夫间的情形。金陵刻经处本。

  《韩昌黎集》(韩愈)坊间流通本甚多。

  《李文公集》(李翱)三唐人集本。

  《柳河东集》(柳宗元)通行本。

  《宋元学案》(黄宗羲,全祖望等)冯云濠刻本,何绍基刻本,光绪五年长沙重印本。坊间石印本不佳。

  《明儒学案》(黄宗羲)莫晋刻本最佳。坊间通行有江西本,不佳。

  以上两书,保存原料不少,为宋明哲学最重要又最方便之书。此下所列,乃是补充这两书之缺陷,或是提出几部不可不备的专家集子。

  《直讲李先生集》(李觏)商务印书馆印本。

  《王临川集》(王安石)通行本。商务印书馆影印本。

  《二程全书》(程颢、程颐)六安涂氏刻本。

  《朱子全书》(朱熹)六安涂氏刻本;商务印书馆影印本。

  《朱子年谱》(王懋竑)广东图书馆本,湖北书局本。此书为研究朱子最不可少之书。

  《陆象山全集》

  《陈龙川全集》(陈亮)通行本。

  《叶水心全集》(叶适)通行本。

  《王文成公全书》(王守仁)浙江图书馆本。

  《困知记》(罗钦顺)嘉庆四年翻明刻本。正谊堂本。

  《王心斋先生全集》(王艮)近年东台袁氏编订排印本最好,上海国学保存会寄售。

  《罗文恭公全集》(罗洪先)雍正间刻本,《四库全书》本与此不同。

  《胡子衡齐》(胡直)此书为明代哲学中一部最有条理又最有精采之书。《豫章丛书》本。

  《高子遗书》(高攀龙)无锡刻本。

  《学通辨》(陈建)正谊堂本。

  《正谊堂全书》(张伯行编)这部丛书搜集程朱一系的书最多,欲研究“正统派”的哲学的,应备一部,全书六百七十余卷,价约三十元。初刻本已不可得,现行者为同治间初刻本。

  《清代学术概论》(梁启超)商务印书馆。

  《日知录》(顾炎武)用黄汝成《集释》本。通行本。

  《明夷待访录》(黄宗羲)单行本。扫叶山房《梨洲遗著汇刊》本。

  《张子正蒙注》(王夫之)《船山遗书》本。

  《思问录内外篇》(王夫之)同上。

  《俟解》一卷,《噩梦》一卷 (王夫之)同上。

  《颜李遗书》(颜元,李塨)《畿辅丛书》本可用。北京四存学会增补全书本。

  《费氏遗书》(费密)成都唐氏刻本。(北京大学出版部寄售)

  《孟子字义疏证》(戴震)《戴氏遗书》本。国学保存会有铅印本,但已卖缺了。

  《章氏遗书》(章学诚)浙江图书馆排印本,上海刘翰怡新刻全书本。

  《章实斋年谱》(胡适)商务印书馆出版。

  《崔东壁遗书》(崔述)道光四年陈履和刻本;《畿辅丛书》本只有《考信录》,亦可够用了。全书现由亚东图书馆重印,不久可出版。

  《汉学商兑》(方东树)此书无甚价值,但可考见当日汉宋学之争。单行本,朱氏《槐庐丛书》本。

  《汉学师承记》(江藩)通行本,附《宋学师承记》。

  《新学伪经考》(康有为)光绪辛卯初印本;新刻本只增一序。

  《史记探原》(崔适)初刻本;北京大学出版部排印本。

  《章氏丛书》(章炳麟)康宝忠等排印本;浙江图书馆刻本。

(三)文学史之部

  《诗经集传》(朱熹)通行本。

  《诗经通论》(姚际恒)闻商务印书馆将重印。

  《诗本谊》(龚橙)浙江图书馆《半广丛书》本。

  《诗经原始》(方玉润)闻商务印书馆不久将有重印本。

  《诗毛氏传疏》(陈奂)《清经解续编》卷七百七十八以下。

  《檀弓》 《礼记》第二篇。

  《春秋左氏传》 通行本。

  《战国策》 商务印书馆有铅印补注本。

  《楚辞集注》,附《辨证后语》(朱熹)通行本;扫叶山房有石印本。

  《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》(严可均编)广雅书局本。此书搜集最富,远胜于张溥的《汉魏六朝百三家集》。

  《全汉三国晋南北朝诗》(丁福保编)上海医学书局出版。

  《古文苑》(章樵注)江苏书局本。

  《续古文苑》(孙星衍编)江苏书局本。

  《文选》(萧统编)上海会文堂有石印胡刻李善注本最方便。

  《文心雕龙》(刘勰)原刻本;通行本。

  《乐府诗集》(郭茂倩编)湖北书局刻本。

  《唐文粹》(姚铉编)江苏书局本。

  《唐文粹补遗》(郭麟编)同上。

  《全唐诗》(康熙朝编)扬州原刻本,广州本,石印本,五代词亦在此中。

  《宋文鉴》(吕祖谦编)江苏书局本。

  《南宋文范》(庄仲方编)同上。

  《南宋文录》(董兆兆编)同上。

  《宋诗抄》(吕留良、吴之振等编)商务印书馆本。

  《宋诗抄补》(管庭芬等编)商务印书馆本。

  《宋六十家词》(毛晋编)汲古阁本,广州刊本,上海博古斋石印本。

  《四印斋王氏所刻宋元人词》(王鹏运编刻)原刻本,板存北京南阳山房。

  《疆村所刻词》(朱祖谋编刻)原刻本。王朱两位刻的词集都很精,这是近人对于文学史料上的大贡献。

  《太平乐府》(杨朝英编) (四部丛刊)本。

  《阳春白雪》(杨朝英编) 南陵徐氏《随庵丛书》本。

  以上两种为金元人曲子的选本。

  《董解元弦索西厢》(董解元)刘世衍《暖红室汇刻传奇》本。

  《元曲选一百种》(臧晋叔编)商务印书馆有影印本。

  《金文最》(张金吾编)江苏书局本。

  《元文类》(苏天爵编)同上。

  《宋元戏曲史》(王国维)商务印书馆本。

  《京本通俗小说》 这是七种南宋的话本小说,上海蟫隐庐《烟画东堂小品》本。

  《宣和遗事》 《士礼居丛书》本;商务印书馆有排印本。

  《五代史平话》残本 董康刻本。

  《明文在》(薛熙编)江苏书局本。

  《列朝诗集》(钱谦益编)国学保存会排印本。

  《明诗综》(朱彝尊编)原刻本。

  《六十种曲》(毛晋编刻)汲古阁本。此书善本已不易得。

  《盛明杂剧》(沈泰编)董康刻本。

  《暖红室汇刻传奇》(刘世珩编刻)原刻本。

  《笠翁十二种曲》(李渔)原刻巾箱本。

  《九种曲》(蒋士铨)原刻本。

  《桃花扇》(孔尚任)通行本。

  《长生殿》(洪升)通行本。

     清代戏曲多不胜举;故举李蒋两集,孔洪两种历史戏,作几个例而已。

  《曲苑》 上海古书流通处编印本。此书汇集关于戏曲的书十四种,中如焦循《剧说》,如梁辰鱼《江东白苎》,皆不易得。石印本价亦廉,故存之。

  《缀白裘》 这是一部传奇选本,虽多是零篇,但明末清初的戏曲名著都有代表的部分存在此中。在戏曲总集中,这也是一部重要书了。通行本。

  《曲录》(王国维)《晨风阁丛书》本。

  《湖海文传》(王昶编)所选都是清朝极盛时代的文章,最可代表清朝“学者的文人”的文学。原刻本。

  《湖海诗传》(王昶编)原刻本。

  《鲒亭集》(全祖望)借树山房本。

  《惜抱轩文集》(姚鼐)通行本。

  《大云山房文稿》(恽敬)四川刻本,南昌刻本。

  《文史通义》(章学诚)贵阳刻本,浙江局本,铅印本。

  《龚定庵全集》(龚自珍)万本书堂刻本。国学扶轮社本。

  《曾文正公文集》(曾国藩)《曾文正全集》本。

  清代古文专集,不易选择;我经过很久的考虑,选出全,姚,恽,章,龚,曾六家来作例。

  《吴梅村诗》(吴伟业)《梅村家藏稿》(董康刻本,商务印书馆影印本)本,无注;此外有靳荣藩《吴诗集览》本,有吴翌凤《梅村诗集笺注》本。

  《瓯北诗钞》(赵翼)《瓯北全集》本,单行本。

  《两当轩诗钞》(黄景仁)光绪二年重刻本。

  《巢经巢诗抄》 (郑珍)贵州刻本;北京有翻刻本,颇有误字。

  《秋蟪吟馆诗钞》(金和)铅印全本;家刻本略有删减。

  《人境庐诗钞》(黄遵宪)日本铅印本。

  清代诗也很难选择。我选梅村代表初期,瓯北与仲则代表乾隆一期;郑子尹与金亚匏代表道咸同三期;黄公度代表末年的过渡时期。

  明清两朝小说:

  《水浒传》 亚东图书馆三版本。

  《西游记》(吴承恩)亚东图书馆再版本。

  《三国志》 亚东图书馆本。

  《儒林外史》(吴敬梓)亚东图书馆四版本。

  《红楼梦》(曹г)亚东图书馆三版本。

  《水浒后传》(陈忱,自署古宋遗民)此书借宋徽钦二帝事来写明末遗民的感慨,是一部极有意义的小说。亚东图书馆《水浒续集》本。

  《镜花缘》(李汝珍)此书虽有“掉书袋”的毛病,但全篇为女子争平等的待遇,确是一部很难得的书。亚东图书馆本。

  以上各种,均有胡适的考证或序,搜集了文学史的材料不少。《今古奇观》,通行本。可代表明代的短篇。

  《三侠五义》 此书后经俞樾修改,改名《七侠五义》。此书可代表北方的义侠小说。旧刻本,《七侠五义》流通本较多。亚东图书馆不久将有重印本。

  《儿女英雄传》(文康)蜚英馆石印本最佳;流通本甚多。

  《九命奇冤》(吴沃尧)广智书局铅印本。

  《恨海》(吴沃尧)通行本甚多。

  《老残游记》(刘鹗)商务印书馆铅印本。

  以上略举十三种,代表四五百年的小说。

  《五十年来的中国文学》(胡适)本书卷二。

  (跋)文学史一部,注重总集;无总集的时代,或总集不能包括的文人,始举别集。因为文集太多,不易收买,尤不易遍览,故为初学人及小图书馆计,皆宜先从总集下手。

附录一:《清华周刊》记者来书

适之先生:

  在《努力周刊》的增刊、《读书杂志》第七期上,我们看见先生为清华同学们拟的一个最低限度的国学书目。我们看完以后,心中便起了若干问题,现在愿说给先生听听,请先生赐教。    第一,我们以为先生这次所说的国学范围太窄了。先生在文中并未下国学的定义,但由先生所拟的书目推测起来,似乎只指中国思想史及文学史而言。思想史与文学史便是代表国学么?先生在《国学季刊》的发刊的宣言里,拟了一个中国文化史的系统,其中包括(一)民族史,(二)语言文字史,(三)经济史,(四)政治史,(五)国际交通史,(六)思想学术史,(七)宗教史,(八)文艺史,(九)风俗史,(十)制度史。中国文化史的研究,便是国学研究,这是先生在该宣言里指示我们的。既然如此,为什么先生不在国学书目文学史之部以后,加民族史之部,语言文学史之部,经济史之部……呢?

  第二,我们一方面嫌先生所拟的书目范围不广;一方面又以为先生所谈的方面──思想史与文学史──谈得太深了,不合于“最低限度”四字,我们以为定清华学生的国学最低限度,应该顾到两种事实:第一是我们的时间,第二是我们的地位。我们清华学生,从中等科一年起,到大学一年止,求学的时间共八年。八年之内一个普通学生,于他必读的西文课程之外,如肯切实的去研究国学,可以达到一个什么程度,这是第一件应该考虑的。第二,清华学生都有留美的可能。教育家对于一班留学生,要求一个什么样的国学程度,这是第二件应该考虑的。先生现在所拟的书目,我们是无论如何读不完的,因为书目太多,时间太少。而且做留学生的,如没有读过《大方广圆觉了义经》或《元曲选一百种》,当代的教育家,不见得会非难他们,以为未满足国学最低的限度。

   因此,我们希望先生替我们另外拟一个书目,一个实在最低的国学书目。那个书目中的书,无论学机械工程的,学应用化学的,学哲学文学的,学政治经济的,都应该念,都应该知道。我们希望诸过那书目中所列的书籍以后,对于中国文化,能粗知大略。至于先生在《读书杂志》第七期所列的书目,似乎是为有志专攻哲学或文学的人作参考之用的,我们希望先生将来能继续发表民族史之部,制度史之部等的书目,让有志于该种学科的青年,有一个深造的途径。

  敬祝先生康健。

《清华周刊》记者。十二年,三月,十一日。

 

附录二:答书

记者先生:

  关于第一点,我要说,我暂认思想与文学两部为国学最低限度;其余民族史经济史等等,此时更无从下手,连这样一个门径书目都无法可拟。

  第二,关于程度方面和时间方面,我也曾想过,这个书目动机虽是为清华的同学,但我动手之后就不知不觉的放高了,放宽了。我的意思是要用这书目的人,从这书目里自己去选择;有力的,多买些;有时间的,多读些;否则先买二三十部力所能及的,也不妨;以后还可以自己随时添备。若我此时先定一个最狭义的最低限度,那就太没有伸缩的余地了。先生以为是吗?

  先生说:“做留学生的,如有没读过《圆觉经》或《元曲选》,当代教育家不见得非难他们。”这一层,倒有讨论的余地。正因为当代教育家不非难留学生的国学程度,所以留学生也太自菲薄,不肯多读点国学书,所以他们在国外既不能代表中国,回国后也没有多大影响。我们这个书目的意思,一部分也正是要一班留学生或候补留学生知道《元曲选》等是应该知道的书。

  如果先生们执意要我再拟一个“实在的最低限度的书目”,我只好在原书目上加上一些圈;那些有圈的,真是不可少的了。此外还应加上一部《九种纪事本末》(铅印本)。

  以下是加圈的书:

  《书目答问》 《法华经》 《左传》《中国人名大辞典》 《阿弥陀经》 《文选》

  《九种纪事本末》 《坛经》 《乐府诗集》《中国哲学史大纲》 《宋元学案》

  《全唐诗》《老子》《明儒学案》《宋诗钞》《四书》《王临川集》《宋六十家词》

  《墨子閒诂》 《朱子年谱》 《元曲选一百种》《荀子集注》 《王文成公全书》

  《宋元戏曲史》《韩非子》 《清代学术概论》 《缀白裘》《淮南鸿烈集解》

  《章实斋年谱》 《水浒传》《周礼》 《崔东壁遗书》 《西游记》《论衡》

  《新学伪经考》 《儒林外史》《佛遗教经》 《诗集传》 《红楼梦》

 
COPYRIGHT:2016 成都中医药大学国学院 版权所有 地址:成都市十二桥路37号 邮编:610072
设计制作:信息与教育技术中心  管理登陆